akinowww

二模

对于这次二模

印象最深的是数学一遍哭一遍做

文综的地理和政治只对了一道选择题,历史对了10道【大反差

大家都说难

因为是B卷

原本A卷听说有人泄题厉害

就改了B卷

考前老师还说二模不难

能拿数学100的有很多

考试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哭了

一边流着泪水一边流鼻涕的去做


最近脑子一片空白

就算复习了这么久地理和政治

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以前会做的题现在不会做

况且现在还有剩下最后十几天了

昨天还听说有人考了二模就跳楼了

太可怕了

换做是以前的我

我也有可能会跳楼

但是现在

我想通过这个

去见喜欢的偶像、唱见、朋友

我想多拿分

想离开这个地方

不管专科还是本科都要填广州的学校

不想填增城这边的

脚上的脚镣一直再捆着我

不要离开

可是我

一定要离开

希望高考能够拿多点分吧

小小的冒险

昨天下午

我偷偷去了广州

自已一个人去的

谁也没告诉

靠着自己预测的路线

预测的时间

成功到达了自己想去的地方

1、

这个是我特别想去的地方

之前我叫我爸爸去,他都不给我去

每次去每次去广州的时候,都去不到

这次爸爸回家

我偷偷去【x

其实爸爸之前出差

我也想去的

然后中午打电话问我还在不在家里【我就知道是这样

自己一个人坐着1个小时半的巴士

飞到这里

心中膨胀的泡泡破了

也算是圆了希望

希望我以后能去那里跳舞、唱歌【x

安心备考

2、北京路

我没事去一下A店

好多人都在抽蛋【es的】

我也不知道买啥

反正就抽歌王子的蛋

买币的时候,我不知道为什么吐不出词

我说“歌...”

旁边的的翔妈“歌王子”

我“恩,是这个”

感谢那位翔妈【好羡慕那位翔妈的痛包啊】

抽蛋的时候

抽了一发莲的

然后第二发抽不出来

叫了店员解决了

歌王子的那个蛋箱就只剩下两个了

然后直接给我

感觉抽蛋的乐趣少了hhhh【汗

3、

回来的时候

我还在纳闷去我家那里居然要16块

然后到达了一个村

然后我就下来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那时候应该提出疑问的

然后开导航

导航写11分钟就可以到我家

结果一个小时过后

还是没有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然后看了一下

是。。。。。汽车的路程

后来才叫我妈把我搭回去

我不想和他们说我去了广州

所以说我徒步走到这里回不来

反正。。。我就是那种徒步旅行者

想起去年到同学家一个小时都到不到

脚上起泡也会继续走的

走不到目的地不认输的

这是前例【x

走在道路上

车滴滴滴的响

我好害怕

回来的时候在想那时候假如我一不小心倒下的话

爸爸就再也见不到我了

可是又回想现在

我平安的回来

有可能我的运气真的很好吧

通过这次冒险

感觉得到了许多

我也不想再自己一个人出去了

这可能是第一次

也是最后一次了吧

希望爸爸回来不要被揭穿【双手十合】

智商与学历
我生日的那一天
我问了阿姨一个问题
智商与学历是相等的吗?
她回答说不相等
她举出了例子
例如她侄女残疾连初中都没读完还能去世界各地比赛
例如她的一个同事在公司工作,例如叫那同事浇花,那同事有太阳就不浇水,下雨天就浇水,那位同事还是重点大学毕业的,别人说他傻,他却自以为是。在我看来这种常识性的,他确做的很奇怪。
阿姨还说有一个她同事的女儿,以前学习成绩很好,但是她神经不正常,太阳下山了,她找不到回家的路,她妈妈就帮她一起回家。【她妈妈一直看着她,跟着她
阿姨还说每个人的智商都是差不多的,天才这种人很少
我想起了魏天才那样,被网友称为神童的人,却连生活打理都不会。

谜团解开了。
我入学的时候成绩很低
我抬不起头来
因为我害怕大家都在嘲笑我
因为我的分数和她们的分数相比
实在差很多
以前的小学同学,笑我成绩从小没有比他好【我遇见他的时候我已经在走下坡路了。
因为害怕被别人说智商差,所以才要拼命的学
拼者拼着都不知道自己为了什么
成绩直线下降
在我看来很危险的,本和专的线上下跳动
有时候在想那一年的努力,白费了?
之前阿姨教我方法的时候,我才知道
高中三年白学了
因为我很少和人交流,所以,不知道掌握学习的方法
想哭,但是没有
在这闭关的日子里,我害怕着
因为害怕的是我一回来,我的成绩会被人笑

有时候在想,别人会说“你这么聪明,为什么只考了个大专呢?”,我想了这个问题以后,心里很凉。

在这高中三年,我头疼着,没有享受着高中该有的回忆。记忆力直线下降也没有办法,只能够继续坚持下去。

阿姨还说行行出状元,或许,我的才智不能体现在这里吧。

有时候在想,那些父母拿成绩来说智商高低,那是完全不能画上等号的。这或许也是一种畸形的社会现象,希望这种现象能够早日消除吧。
因为
这对未来的发展不好。


这是我扎的最深的一次【我的天啊【幸好在手臂上被衣服遮住

一周

以前宿舍的同学说我比以前开朗了很多,然后不管结果怎么样

也是

最近改变了许多

有时候在想假如我没有这个病的话

我或许会上好的学校?

我或许会说做艺术生?

或许我已经开始做音乐了?

或许我在画着漫画


周二我就给我爸发了条短信

说短信的事情

然后我爸就和阿姨一起过来了

说了很多事情

都是以前不敢说出来的事情

爸爸跟我说高考以后都可以做我喜欢做的事情

以前因为妈妈的一句话家里穷

我没有舍得给自己的衣橱填衣服

我想买个笔记本电脑

看着价钱1000-3000多

我不敢买,害怕给家里负担【我自己一年攒的压岁钱也够不到】

同年龄的一些人,真的好羡慕啊

现在只能艰难的度过高考这个鬼门关

上专科也不怕了。


英语听说考试前,我的头剧烈的疼痛

晚上吃了药,哭了很久才睡着

那药是有副作用的

当天

我的左脑还是痛

就算和同学聊韩流还是很痛【因为没什么东西聊了

然后聊到了我头疼的话题

说起源的话应该是我小时候吧

毕竟这个病瞒了很久

小学的时候萌芽

初中的时候是雏形

高中已经是小树了【?

然后我同学说她小时候逃课,然后小学很开心

真羡慕

没有被关在学校里

之后听说考试很集中

没啥了

左撇子

最近才发现我左手也能写字

或许我应该是左撇子

而且写的姿势和写的字还比右手写的好

一直右手写字

以前我爸总是说我狗吃屎

然后地理老师改我的试卷骂我字迹太丑

而且现在左脑疼

听说

左手控制右脑

右手控制左脑

或许我用右手写字缓解疼痛?

3月6日

去了医院

我的头很痛

强烈的疼痛

主要还是左脑痛

照了CT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然后和医生说了各种情况

医生说我得了轻-中度的抑郁症

果然

这个病还是没好

只不是是程度下降了

之前在网上测的时候是中-重度的

经过了话语的治疗好多了

医生叫我要不要药物治疗

然后回去考虑

那时候在想爸爸他们真的会考虑吗?

然后阿姨过来了

她不太相信这个医生说的话

然后去了她的学生那里

开了点药

我那时候在想或许那个医生开的药会好一点?

不知道

3月1日

3月1日是我的农历生日

那天

我还以为我会和阿姨和爸爸一起吃蛋糕

结果阿姨给我2磅的蛋糕

过了那么久的住宿

第一次在学校吃蛋糕

想起第一次吃蛋糕

是我和另外两个同学吃一个同学的蛋糕的渣【因为蛋糕只剩下一些屑】在冲凉房

然后以前宿舍的同学都很惊奇我居然生日了

因为我一直都没说

不敢说出来

那天我很记得

3分钟就搞完唱歌许愿

快进的生日

然后立马吃蛋糕

他们说快点快点这样

有时候在想他们是不是真的庆祝我生日

希望是吧

痛苦

好痛啊头

每每想起以前的事情

自己的自尊心已经没有了

天天都在自卑

假如重新再来的话

一定要离开那个学校

刚刚做作业的时候一直在哭

怎么办

好痛苦

想去死

为什么我会在这里

无论别人讲的都是假话

大家说对不起也没有了

已经无法改变了。

回想

本来想写在十八岁以前的事情

但是后来想了想对备考不好

因为大部分都是悲伤的事情

回想起自己以前的时候

头好痛

小学的时候,感觉进了地狱一样

被同学耻笑

自尊心受伤

导致我3-5年级没怎么想学

天天都想逃离学校

小学的时候买过很多漫画书

妈妈看到我买那么多漫画书就撕掉

想起自己成绩下降的时候,父母打我

每天都和别人对比,好痛苦

他们的父母给他们信心

我的父母给我责骂,内疚,有时候还讽刺我

想逃离

都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了

想逃离这里

有时候真羡慕家境好,成绩好还受父母宠爱的学生

和我自己进行对比,我感觉自己好差劲

每天被子里都是湿湿的

不知道有多少天我在这个被子上流泪

大家都没发现

到现在好了好多

以前

发表评论的时候总会想会不会引起别人生气

会不会被打

自己的观点憋在自己心里很难受

之前还想着跳楼,但想着父母只有我还是算了

想起高一高二的样子

感觉自己比别人差

总是想着差生应该有差生的样子

可是

这不是我

我感觉这样的自己不是自己

即使我高一高二的时候

当时自己自学【这是我干过最蠢的事情】

买了很多练习册

但是都做不完

成绩有没提上去

别人都以为我是傻的

好痛苦

我不是那种沉迷网络游戏的人

高二快高三的时候

我买了很多练习册

都是比较难的题

错了怪自己傻

和别人比自己很差劲

增调的时候自己考到本科线以下了

我都怀疑着自己

是不是真的在努力

以前的事情每天都在脑内重播

想起那个自以为是的学生

真的很想打

没人知道我的痛苦

高中这三年几乎都在封闭自己

一心一意想考清华

想实现这个梦想

跑着跑着自己受了多少次伤

都依然在战斗

可能清华高考不能考上了吧

我相信总有一天

我会考着进去